中文  |  ENGLISH

首页 > 市场 > 中国 > 查看内容

光热发电“阿喀琉斯之踵”是可再生能源补贴吗?

2018.09.04 来自:CSP Focus光略咨询

 光热发电创新大会

10月25-26日,西安

核心话题之

助力我国光热发电度电成本快速下降



阿喀琉斯之踵(Achilles' Heel),原指阿喀琉斯的脚跟,因是其唯一一个没有浸泡到神水的地方,是他唯一的弱点。后来在特洛伊战争中被人射中致命,现在一般是指致命的弱点,要害。



近期,第七批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正式下发,光伏、风电和生物质能发电行业欢欣鼓舞。但高兴之余,令人担忧的是补贴拖欠的时间正变得越来越长。


表. 前7批可再生能源目录发放情况(来源:智汇光伏,2018)


据智汇光伏统计,第五、六、七批的可再生能源目录,从财政部要求企业申报,到正式的目录下发,分别用了11个月、7个月、15个月的时间。即使项目非常幸运的,刚并网国家就发通知让申报,拿到补贴基本上也是1年后的事情了。因此,补贴至少会被拖欠1年。

 

也就是说,新建成的项目要在一年内拿不到补贴的电价,这种情况下,根本就不要考虑电站何时收回成本,而是需要考虑如何在前几年尽量减小亏损。

 

光热电站高额补贴要多久落袋?



预计今年底,我国将会有三个商业光热电站即将投运,而首批示范项目中其余的项目将在未来两三年内逐渐并网。

 

尽管当前补贴的问题似乎离光热行业还有些遥远,但根据风电、光伏的经验来看,随着建成的电站越来越多,考虑其所带来的影响和后果,光热行业必须从现在开始要重视补贴问题。

 

考虑到补贴拖欠的时间,光热电站并网投运后即使能进入到最新一批的补贴目录中,拿到补贴也是至少一年以后的事情了。

 

首批光热示范电站上网电价为1.15元/kWh,按照2017年青海省的燃煤标杆电价0.3247元/kWh来算,年上网电量2亿度的光热电站,一年的补贴金额可高达1.65亿元。如果两年内不能拿到补贴,70%电费近3.3亿元补贴不能及时到账,将严重影响项目还贷。对于本就投资巨大的光热电站来说,这样高额的补贴资金缺口对电站现金流和资金链的影响不言而喻。

 

光热电站能够优先获得补贴吗?


目前补贴的两大对象主要是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另外还有一些生物质项目,其中有相当数量的项目属于大型国企。而对于缺少国资背景的光热发电项目,在补贴额度有限的情况下,将会面临的更大的竞争压力。在第七批补贴目录中,法人单位投资的户用光伏项目,也要排队进补贴目录,这无疑让竞争更加激烈。

 

据发改委研究所有关人士表示,光热发电项目的补贴可能会排在生物质能之前,光伏、风电之后。但实际上究竟会如何,我们目前还不得而知。

 

光热行业仍处在前期培育期,项目数量少,行业力量薄弱,若不提早向有关部门反映、争取,那么未来从风电、光伏的补贴中分一杯羹的难度可想而知。否则,如果按照目前排队的形式,可能2018年底投运的项目,拿到补贴已经是2021年以后的事情了。

 


新能源上网电价下调是必然趋势


由于补贴的资金缺口压力越来越大,今年531光伏新政可看做是国家对光伏行业的粗暴式增长踩了刹车,很可能是财政感受到了庞大的补贴缺口的压力。根据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光伏、风电也将在十三五之前摆脱补贴,实现平价上网。可见,下调可再生能源的上网电价是必然的趋势。

 

光热行业也必须清楚,未来行业发展的方向一定是优化技术、设备、项目运维管理,从而降低度电成本;与此同时也要呼吁政策和金融机构的支持,在土地、税收、融资条件等非技术成本方面争取国家的优惠政策。

 

行业必须呼吁尽早将光热纳入到未来的补贴目录中

 

尽管目前还没有针对光热发电补贴的单独法案,但在2012年颁布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中明确提到,该办法适用于太阳能发电,而没有规定是光伏或光热的发电形式。由于光热发电也是太阳能发电的一种形式,因此,该法案应对光热发电同样适用。

 

眼下是光热发电发展的关键时期,行业应团结起来,多多争取行业整体应享有的权利。提前准备,未雨绸缪,不要让补贴问题成为光热未来发展的“阿喀琉斯之踵”。


什么是可再生能源补贴?


根据财政部2011年的文件《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征收使用管理暂行办法》第二章第三条,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包括国家财政公共预算安排的专项资金依法向电力用户征收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

 

《办法》第三章详细规定了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用于补助的情况。其中第一条明确提到补助用于:电网企业按照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确定的上网电价,或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可再生能源法》有关规定通过招标等竞争性方式确定的上网电价,收购可再生能源电量所发生的费用,高于按照常规能源发电平均上网电价计算所发生费用之间的差额

 

也就是说,电价附加收入和专项资金都隶属于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我们通常所说的可再生能源上网电价补贴的资金仅来源于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至于国家公共预算安排的专项资金,则是用于其他支持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措施上的,例如可再生能源资源勘探,相关科学技术研究等方面。

 

对于光热电站来说,首批示范电站的上网电价为每度电1.15元,电网企业按照当地燃煤机组标杆电价收购光热电站的电力,高出部分则由补贴来进行支付。


图. 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构成及用途(来源:CSP Focus 整理)


补贴发放流程


通常各省市的电网公司在收购发电厂的电力时,往往都先行垫付了补贴的金额。财政部将补贴资金拨付给国网公司/南方电网,再由他们下放到各自系统下属的省市电网公司;对于地方独立电网公司,财政部会将资金拨付给当地财政厅,再由财政厅下达给电网公司。

 

然而,电网公司在拿不到补贴的情况下,会选择拒绝垫付补贴资金,压力也自然转到了电力公司身上。

 

图. 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资金拨付流程图(来源:索比光伏网)

  

补贴缺口持续扩大


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的征收标准从最初的每度电0.1分、0.2分、0.4分、0.8分、1.5分,到2016年提高到每度电1.9分,并一直保持至今。

 

既然电价附加征收标准一直在提高,为什么还会出现资金缺口呢?

 

答案很简单,因为可再生能源电量增速远高于全社会用电量增速,电价附加征收标准的提高带来的补贴资金已经无法满足可再生能源规模的迅速扩张。

 

可再生能源补贴的两大对象:风电和光伏行业近年以惊人的速度在发展。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年底,我国并网风电装机容量1.3亿千瓦,“十二五”期间年均增长34.6%,已连续4年居世界第一;全国并网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4218万千瓦(几乎全为光伏),是2010年的165倍,跃居世界第一。

 

与此同时,补贴的缺口也越来越大。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全国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缺口为13亿元,2010年缺口20亿元,到2011年缺口已达107亿元,2012年增至200亿元左右,2017年底缺口总额已高达1000亿元


图. 2005-2014年中国可再生能源装机量(来源:国家可再生能源中心,中国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报告2015)

 

可以认为,正是因为补贴资金的缺口像滚雪球一样不断扩大,从而倒逼电价附加征收标准一再提高。但一味提高补贴征收标准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事实上,在实体经济低迷的当下,降低企业用电成本已然成为政府和民众的共识。补贴资金缺口的问题仍将困扰可再生能源行业许久。



光热发电相关活动:2018 CSP Focus光热发电创新大会(10月25-26 西安)



提交评论

报告(会员专享)

查看更多+
  • 中国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进展报告(仅限会员)

    更新时间:2020年4月15日报告长度:20页Part 1: 中国光热发电示范项目背景和概况(P1) 1.1 中国光热发电示范项目的技术应用情况(P2)表1: 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的技术应用情况(P3)1.2 中国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分布情况(P5) 表 2: 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省份城市分布情况(P6)1.3 中国光热发电示范项目投资主体(P7)表 3: 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业主及投资方情况(P8)1.4 中国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开发商、承包商和技术供应方

  • 迪拜950MW光热+光伏太阳能发电项目Noor Energy 1 CSP-PV Project(仅限会员)

    更新时间:2020年3月10日报告长度:13页迪拜950MW光热+光伏发电项目英文名:Noor Energy 1 CSP-PV Project为马克图姆太阳能园区第四阶段项目。1. 项目概述(P2-3) 打破超8项光热发电领域世界纪录2. 项目关键数据(P4) 1*100MW熔盐塔式+3*200MW槽式+250MW光伏3. 项目重要时间节点(P5-7) 700MW光热发电项目预计于2022年完工4. 投资&成本(P8) 股权融资方&贷款方: 我国丝路基金及工商银行等多家机构参与

  • 我国主要光热发电项目招标及供应商统计(双语版)(仅限会员)

    包含13个我国主要在推进的光热发电项目,除鲁能海西州及华强兆阳项目,其他11个为首批示范项目。

  • 玉门鑫能 50MW二次反射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报告(仅限会员)

    玉门鑫能50MW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于2016年9月成功入选我国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项目总投资17.9亿元。该项目是世界上首个采用创新型二次反射熔盐塔式技术的商业化电站。

线下活动

查看更多+

联系我们

电话:cspfocus2011(微信)

邮箱:csp@cspfocus.cn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沪ICP备17051021号

微信资讯公众平台

在线资讯公众平台